已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中国真的超过日本?

近来,国外有关中国经济发展的预测突然多了起来,与以往的评论不同的是,众多分析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好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

英国《经济学家》的一篇文章说,自1978年以来,中国的GDP以平均每年9.5%的速度增长,这个速度是美国的三倍,比其他任何经济体都要快。中国有朝一日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体,如今“这条巨龙的确在苏醒”。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的一篇文章称,无论是在经济规模还是在生活水平上,中国都将赶上美国。在经济规模上,中国将是绝对的赢家,但它的生活水平将与美国持平。

美国著名的投资银行高盛公司预计,按美元计算,中国经济规模将在本世纪40年代初成为世界第一。以购买力计算,中国可能还提前八年赶上美国。

而世界银行显得更为喜好中国,他们的2004年世界发展报告称,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2003年中国GDP总值为63538亿美元,人均GDP4900美元,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事情果真如此吗?

进入新世纪以来,谈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热门话题。一些外国朋友跑到中国来,讨论最多的话题是:“中国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中国将如何发展?”“中国的发展对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即使去调查正亲身经历这场巨大变革的当代中国人,也无法给予你满意的答案,因为他们自己也无法说清楚、道明白。调查100个人,你可能会得到101种答案。《》曾经刊登过一篇题为《2040年的中国》的文章,作者在文中写道,到2040年时,在世界各地召开的各类科学会议上随处可以听到中文,而美国国内音乐排行榜上的中文歌曲也比比皆是。对中国实力更为乐观的估计则是,中国现在就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日本国内有一些人就以中国发展载人航天科技为由,要求政府取消对华援助。一些国人受西方媒体的误导,也开始飘飘然陶醉于其中,认为当今之世除了美国,就是我们中国了,更有自大者甚至附和西方某些媒体,已经开始讨论起“中国什么时候超过美国”的线年改革开放的努力,中国已经告别了一穷二白的日子。走在上海、北京街头,扑面而来的繁华丝毫不逊色于纽约、巴黎和伦敦;但是倘若你到青海、贵州等广袤的乡村走一圈,你的感想又将会如何呢?如果说,站在东部沿海大城市的街头,你可能会不由自主地萌发“身为中国人真的很好”的自豪感;那么,如果你有机会走访中西部穷山恶水的偏僻乡村,恐怕这样一种感觉荡然无存。这也正是近年来国外既有人鼓吹“”、又有人鼓吹“中国崩溃论”的原因之一。其实,这两种景象确实并存于当今的中国,都是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比较客观地反映了中国尤其是当地社会的发展水平。但是,只有综合地考察这两端的情况,才有可能比较真实地理解当今中国的“真正”实力。

而且,在谈论国家的实力时,我们一定要牢记“实力”是一个相对的、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的概念。富裕本身并不代表实力,海湾君主国靠卖石油赚来大把大把的美元,奔驰满大街跑,但这些国家依然不是强国。当今日本的整体实力远远大于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但当时的日本作为东亚的霸权国横行霸道,肆意侵略,而现在日本尽管军国主义思潮泛滥,其当局却绝不敢动辄诉诸武力。这两个例子是国家实力具有相对属性的最好注脚。

一些不追逐时尚、头脑清醒的学者和战略家警告说,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面临着诸如金融改革问题、“三农问题”、就业问题、贫富分化问题、经济增长方式转型问题、、全球化问题、环境保护问题、资源问题,以及艾滋病和公共卫生等方面的问题。其中,有些是老问题,也有不少是近10年才冒出来的新情况。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深化,这些新老问题有可能同时迸发,使得中国的改革事业进入一个转折关头。如果这些问题得到顺利解决,中国的实力将继续上升,中国将延续改革开放以来的繁荣局面;反之,国家发展停滞不前,中国有可能重蹈20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之覆辙,在经历一段长时间的高速增长期之后重回原地,国家无法跨入一个更高、更发达的境界。

因此,与其奢谈中国实力到底排名世界第几,不如埋头苦干、“闷声大发财”,抓住当前时机努力增强自身的实力。(冯峰)

日前,有关中国经济伴列全球第二的声音不绝于耳,似乎一夜之间中国经济放出了“卫星”,昂首挺胸走上世界的前台。但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并非事实,所谓的“第二大经济实体论”本来面目只不过是“”、“中国饿虎论”换汤不换药的又一个翻版而已,代替“狼来了”的又一次惊呼。

“9·11”后,美国的战略是不允许任何国家对其独霸地位进行挑战。美国曾不厌其烦地声称:“到2015年前后,可能出现与美国势均力敌的全球性对手,中国和俄罗斯都具有这种潜力。”美国必须抓住2015年前的“战略机遇期”,竭力遏制中国变成强国和俄罗斯东山再起。为达到这一战略目的,美国无论何时何地都需要一个敌人,如果它不存在,那就创造一个。而所谓的敌人,也应该是“完美”的,否则就谈不上能与美国匹敌。它既可能具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也可能有强大的经济能力。这种能力,既可能是现实的,也可能是潜在的。

勿庸讳言,中国经济确实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但有诸多的事实能够证明中国的经济实力远远不够坐上第二把交椅。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所处的不利环境,才能了解“第二大经济实体论”的真正含义。中国目前面临严重的安全和经济发展困局。安全上,美、日等国在东亚、东南亚、太平洋地区对中国实施战略包围,又在南亚和中亚围追堵截,可谓用心良苦。同时,在经济发展上对中国也是极尽打压之能事,在诸多的贸易谈判中,西方国家每每不再以发展中国家看待中国,提高谈判门槛,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设置种种障碍。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此类事情将会越来越多。

沿着“”、“中国饿虎论”的逻辑轨迹,联系到现在的“第二大经济实体论”,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幅图景:中国有着与美国不同的政治体制,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高速发展的经济可能将资源消耗殆尽。到这里,美国的逻辑终于完整地推理,推证的结论也很简单:中国正在威胁全世界。这样的中国正是符合美国“敌人”标准。

由此可见,提出所谓“第二大经济实体论”的真实目的是阻止中国的崛起,扼杀中国的经济发展。同时,这种论调也使我们再次更加清醒地认识到:美国扼制的目标正是中国,而且正在付诸行动。中国经济的发展,有更长的路要走。在此过程中,需要更加理性的头脑和对自身准确的认知,“第二大经济实体论”的论调当休矣。(郑继永)

中世纪的西方人看待中国是模糊的,一部《马可波罗游记》勾起了西方人对中国的无限神往,他们认为遥远的东方遍地是宝藏,甚至连屋顶上的瓦都是黄金做成的。于是一船船的西方人驶向东方,不过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走错了地方,一直把船开到了美洲。

斗转星移,现在西方世界好像又回到了地理大发现前的骚动中,东方的中国一夜之间又成了谈论的焦点,不过问题不再是前几年的“中国是否会崩溃”,而是变成了“中国何时成为第一大经济体”,更有性急者,干脆就称“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西方人看好中国前景的一大根据就是中国GDP的高速增长率,全球平均GDP也就是3%多一点,中国每年都以9%的速度增长,这样发展下去,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然而,笔者不禁要问,中国高GDP的高增长,不仅仅是现在,因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每年都是高增长,比9%还高的年份也有,西方媒体的对此却是褒贬不一,有的说中国GDP有水分,有的说中国是真实地增长。为什么这次西方人不再怀疑中国的增长率了呢,更有些人认准了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呢?

任何社会舆论都有其认识基础的。西方舆论看好中国经济当然有自己的根据,在欧美市场上抢手的中国商品,巨额外汇储备,连创新高的贸易额等等,这些根据当然都有道理,但笔者想强调的近期中国的能源进口量。

事实上,外国的学者非常重视中国的能源消费量,他们总是喜欢将中国的中国能源消费量与中国的GDP增长挂钩。在2000年的时候,美国匹兹堡大学有个叫托马斯·罗斯基的教授发表了一篇叫《中国GDP统计发生了什么?》的文章,他认为中国1997至1999年间的经济增长率最多不超过2.2%,甚至可能为负,要远远低于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罗斯基的理由就是经济增长率应该与能源消耗量长成正比,既然中国的GDP增长了,能源消耗也应该增加。有资料显示,在上述3年中,中国的能源消费不但没有增长,反而下降了12.8%,所以他断定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不真实的。当时,这个观点得到了西方世界的普遍认同,一时“中国GDP高估论”充斥各大媒体。

最近两年来,一个引人注目的事实就是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大增,据有关统计,2003年中国进口石油超过9112万吨,同比增长31.29%。今年则有可能突破1亿吨,中国已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更有专家预计,到2020年中国石油消费量最少也要达到4.5亿吨。如果从能源消费增加带来经济增长这个逻辑出发,西方媒体看好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甚至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就不难理解了。

但是,西方国家以能源消费的增长来推定未来的中国的经济增长是靠不住的,“世界第二石油消费大国”和“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之间也是不能划等号的。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中国的能源利用率低,有关专家计算,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耗油量相当于美国的1.8倍,日本的3.2倍。因此,中国的单位能源消耗带来的产值也远远低于西方国家。即使中国将所有的石油用于燃料(石油很大一部分用作化工原料),也不能带来西方人计算出的GDP产值来。至于中国今后的经济前景,还要看中国科技水平提高的速度。

西方人看中国,能真正了解中国的并不多,往往徘徊于“捧杀”和“棒杀”之间,但国人切不可对他们的话太认真了,毕竟他们曾经把忽必烈大殿上的琉璃瓦当成了黄金。(陈苏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