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在苏联的战俘生活:顿顿有大餐来了不想走

1945年,日本战败,溥仪逃跑未成被苏联红军俘虏。那么被俘后的溥仪,在苏联日子过得怎么样呢?

出人意料的是,作为战犯的溥仪,被俘后仍然是苏联人的座上宾,在被苏联关押的那段日子,还是逍遥自在的。

1945年8月19日,伪满洲国傀儡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在准备逃亡日本的途中,被苏联红军俘虏。

因为日本即将被美国占领,溥仪如果到日本成为美英的战俘,他将会受到严惩;而伪满洲国跟苏联在此之前一直保持友好关系。

1932年3月,其“外交总长”谢介石便向日、美、英、法、德、意、苏等17个国家发出通告,希望建立外交关系。但除了日本于6月宣布承认伪满外,其他国家都没有积极回应。

美国政府早就在此前发表声明,宣布不承认任何违反《国际联盟盟约》和巴黎公约的行为;英国甚至宣布永远不承认伪满洲国的合法性。

国际联盟在大会上以40票对1票(一票为日本所投),通过了满洲属于中国领土的声明。

虽然苏联到1941年才跟伪满洲国建交,但是之前一直保持事实上的外交关系。

1932年9月23日,苏联同意伪满洲国向莫斯科、新西伯利亚等城市派驻领事官员。

1934年3月溥仪称帝之后,赤塔领事馆举行宴会,苏方的赤塔市长、军区司令还前来参加。

日本、德国、意大利的关系日益亲密,日本一直希望德国和意大利能够承认伪满政权,但进展却非常迟缓,德国对此的态度尤其令日本不满。

当时一共有23个国家承认伪满洲国,除了德国和日本,还有加入轴心国的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几个小国,亲法西斯的西班牙、丹麦、芬兰、泰国等国,德国制造的维希法国、斯洛伐克、克罗地亚等傀儡政权陆续宣布承认了伪满。

所以苏联承认伪满洲国,不是有些人所说的是象征性的,是权宜之计;而是从自己的国家战略出发,一种长远的战略考量。

因此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只要溥仪脑子正常,应该知道去哪里才是自己的正确选择。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通过广播发表“终战诏书”,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这让溥仪大为惊慌。

溥仪侄子爱新觉罗·毓嶦回忆说,溥仪那些天惶惶不可终日,“他害怕日本人说他现在没用了,对他下手、下毒手。”

“过去是叫什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就怕完了日本把你消灭,特别害怕这个。”

此刻溥仪的最大威胁,不是大兵压境的苏联军队,而是与他朝夕相处的日本关东军。

8月18日午夜,溥仪在“临时行宫”的会客室召开“御前会议”,举行伪满洲国皇帝“退位”仪式。

仪式完了,溥仪身边的监视人“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对他说:“日本关东军已联系好,决定把你送到日本去。但天皇陛下也不能绝对担保你的安全,这要听盟军的了。”

溥仪、溥杰,吉冈等登上了日本军用8人座双引擎飞机,其余的人分乘两架伪满邮政飞机。

飞机降落在沈阳机场,溥仪等人刚刚进入机场休息室,就被等候在那里的苏联士兵“逮捕”。

既然要从通化撤往日本,隔山即是朝鲜,为什么在紧急情况下还要舍近求远,绕路沈阳呢?

通化沈阳之间只有千余里,两个小时的路程,却飞了四五个小时,并在沈阳机场上空长时间盘旋。

在制空权已经被苏联控制的情况下,溥仪的飞机能在天上自由飞翔四五个小时吗?

但是条约期限还没到,苏联就单方面撕毁了条约,而且在日本穷途末路的时候出兵150万进军东北。

因此不排除,溥仪跟随行的顾问、伪满洲国时期任日本关东军高参吉冈安直达成共识,跟苏联人取得联系,成为苏联俘虏的可能性。

所以搭载溥仪一行的日本飞机,故意在兜圈子,舍近求远,就是为了在苏联占领沈阳机场后自投罗网。

1946年6月的一天,克格勃官员古得利亚夫佐夫上校亲自通知溥仪说,下周将和他谈谈关于到东京军事法庭作证的问题。

苏联内务部长克鲁格洛夫上将指示下,古得利亚夫佐夫上校开始对溥仪进行“审讯”。

一、确定溥仪作为“满洲国”统治者的法定身份和实际地位,并确认他确未控制满洲里,而只是扮演执政者的角色。

二、证明满洲里的经济和政治是控制在日本人的手中的,溥仪必须无条件地执行他们的任何要求,举例说明。

五、搞清溥仪就日本的远东政策和对华政策与被告二十八人中的哪些人或者其他日本人进行过谈判。

对溥仪的审讯,从6月12日起持续到6月15日止,每天上午11点到下午4点30分。

在审讯中,溥仪供出了无数伪满洲国的机密,从如何在关东军内安插卧底到在满洲里生产。

溥仪在沈阳飞机场被俘后,苏军如获至宝;苏军前线日飞抵通辽,专门负责安排将溥仪安全送往苏联。

两天后,溥仪一行乘坐一架双引擎“杜格拉斯”飞机抵达距赤塔20公里以外的莫洛可夫卡。

当天晚上溥仪一行乘坐苏军预备好的小汽车离开机场,被送到了苏联国家安全总部所属的特别监狱。

溥仪在苏联拘留期间,一直享受优待,一日三餐有丰盛的俄餐,有面包、果品、奶油之类的午茶供应。

他从不向关东军战俘那样参加劳动,生活起居一应都由三个侄儿和原来的随侍伺候。

溥仪还想在伪满洲国那样,也从未放下“皇上”架子,天天接受侍候他的人请安。

苏联善待溥仪是不赔本的,不仅政治上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经济上也得到了很大好处。

1946年4月2日,内务局财政司一处处长库兹涅佐夫上尉请来当地珠宝收买局的代表发那耶尔斯基,对溥仪的这些财物作出评估。

111种珠宝被估价为473975卢布。一只18K金嵌一颗1.7克拉的珍珠戒指,定价为400卢布,一对嵌有四块3.3克拉玛瑙的23K金耳坠,估价600卢布。

比如重量分别为213.3和596克拉的两只纯金金盘,估价500卢布;用一块钻石和两块红宝石(总重量34.8克拉)装饰的23K金虫形表,镶嵌有小石榴石装饰的金首饰盒,估价800卢布;

罕见的中式纯金戒指;形同蜘蛛,上嵌珍珠的纯金发针(蜘蛛的头部是绢玛瑙所做,双翅为玛瑙,眼睛是珍珠,颈部用九颗高纯度珍珠装饰),估价900卢布。

苏联国家安全总部官员认为,不经法院审理和正式调查就没收这批珠宝是“不合法的”,故而决定让溥仪自愿献出这些宝贝。

1945年5月10日,溥仪被四十五号特别监狱长克格勃官员德尼索夫少校,从哈巴罗夫集中营接到位于郊区的内务局,两人开始亲切交谈。

你也知道,苏联刚刚经过战火摧残,正在医治战争创伤,进行重建,需要渡过重重难关。

我带来那些珠宝本来就是打算献给斯大林同志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提出这个问题。

从此,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携带的这些中国珠宝归属苏联,被运到莫斯科转交国家保管局。

正是由于在拘留所里受到优厚的待遇,溥仪多次才上书斯大林,向他表示愿意永久居留苏联,甚至请求加入苏联。

在远东军事法庭出庭作证回到苏联,当溥仪走出机舱踏上苏联的土地时,就情不自禁地跪下来亲吻地上的干草。

根据解密的苏联文件显示,溥仪曾三次上书苏联当局,申请准许他永远留在苏联。

1947年12月9日,溥仪在伯力监狱写了一封给“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的“请愿书”。

“承蒙贵国政府宽大为怀,拯救了我的生命,使我在苏联得以安全度日,为此谨向您表示诚挚的感谢。”

“恕我多求:恳求贵国政府允许我在苏联长期居留,我将全心致力于对苏联社会主义及其它科学的研究。”

直到1950年上半年,新中国政府经与苏联政府多次谈判之后,苏联才决定将“中国的末代皇帝溥仪”移交给中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