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败犹荣的克罗地亚如何20年从战争到加入欧盟

克罗地亚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Croatia)位于欧洲中南部,地理位置优越,1991年脱离南斯拉夫独立,并于1992年与中国建交。克罗地亚是前南斯拉夫地区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2013年7月正式加入欧盟。

历史民族遗留问题导致的克塞矛盾是潜在的火药桶。克塞两国的矛盾可谓是世纪恩怨,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七世纪斯拉夫人开始统治巴尔干半岛时期,克塞两族作为南斯拉夫的两大民族就领导权和民族利益展开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明争暗斗。

二战期间,克罗地亚由法西斯势力扶持的乌斯塔莎统治,对塞尔维亚族进行了大规模屠杀,两族矛盾更加激化。社会主义南斯拉夫成立后,克塞两族又一次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中,但“建国四巨头”分属不同民族并分别实施对两族人不公平的决策使得民族矛盾丝毫没能淡化。

前南斯拉夫解体后,两国放弃和平解决战争遗留问题,克罗地亚通过战争清除境内塞族人。今日的克塞两国虽均表现出和解的意愿,但战犯和难民的分歧,以及在科索沃问题上的对峙让两国始终关系紧张。

克罗地亚前总理萨纳德如今正在坐牢,2012年他因滥用职权、贪污受贿被判处十年徒刑,这一事件涉及的是国有企业和政府贷款。自开国以来一直执政的克罗地亚民主共同体在2012年年初的议会选举中惨败充分暴露了其内部的矛盾,而反对党上台执政在对内对外政策方面作出了重大调整,但仍存在许多限制因素。

克罗地亚实行议会民主制。议会是克罗地亚最高立法机关,实行一院制。议会的主要职权是审议和通过法律、通过国家预算、决定战争与和平问题、通过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决定国界的变更、决定举行全民公决、监督政府工作等。议员由全民直接选举,任期四年。

总统是国家元首,克罗地亚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五年,连任不得超过两届。政府是克罗地亚最高行政机关,对议会负责。总理为政府首脑,由总统提名,议会任命。克罗地亚设和最高法院等。

最高法院是最高审判机关,下辖最高商业法院,省级法院、高等刑事法院和行政法院,各高等法院又下设基层法院。最高法院院长由总统提名,议会任命,任期四年。

克罗地亚的主要政党有克罗地亚民主联盟、社会、克罗地亚农民党、克罗地亚社会自由党、克罗地亚人民党-自由民主主义者、伊斯特拉民主大会党、塞尔维亚独立等。2015年1月11日民主联盟总统候选人格拉巴尔·基塔罗维奇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取胜,成为克罗地亚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就克罗地亚来说,自2003年正式申请加入欧盟以来,经过10年不懈努力,它的改革成果终于得到欧盟和国际社会的认可。入盟提高了克罗地亚的国际地位和身份,增加了国际影响力;成为欧盟大市场的一员又使克罗地亚面临良好的发展机遇,来自欧盟基金和外部战略投资的支持,使得克罗地亚有望提振萎靡的经济;成为欧盟成员国后,克罗地亚可为其他西巴尔干国家入盟进程提供技术支持,借机提升自己在西巴尔干地区的影响力,从而成为沟通欧盟与西巴尔干国家关系的“纽带”。

就西巴尔干地区来说,克罗地亚入盟为其他未入盟国树立了一个“样板”,未入盟国将会更有针对性、更有信心地迈向欧洲一体化。

黑山在2012年开启入盟谈判后一直有条不紊地进行改革;马其顿也获得了欧盟特殊优待,在与希腊“国名”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欧盟已经开始与其展开了某些入盟内容的谈判;塞尔维亚则在6月28日得到了欧盟“绿灯”,为鼓励其与科索沃关系正常化方面所做的努力,欧盟宣布2014年1月1日开启与塞的入盟谈判;黑、马、塞的进步也给阿尔巴尼亚、波黑的入盟进程带来不小的压力,增加了它们入盟的紧迫感,两国如不谋求大的变革将彻底被边缘化。

因为克入盟,整个西巴尔干的入盟热情得到很大提升。西巴尔干诸国将最终通过加入欧盟这一最大的国际和平共同体而彻底撕掉“战争、冲突和动荡”的标签,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界舞台上。

就欧盟来说,它通过克罗地亚入盟向外界展示了信心。欧元区虽仍处危机之中,但欧盟有能力解决危机,而且既有的扩大政策不变。欧盟仍有能力辐射其影响力,改变周边动荡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和发展路径,将周边动荡区打造成和平区。它仍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支推动转型的力量。

来自欧盟基金的资助将是一个利好因素,政府希望在2014—2020年获得117亿欧元的基金,相当于2012年GDP的27%来刺激经济增长。然而,要想充分利用这笔资金,克罗地亚必须改善商业环境。

世界银行评估克罗地亚2012年的营商指数为第84,落后于摩尔多瓦、吉尔吉斯坦、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在保护投资者方面只列第139位,腐败问题更是很严重,这些因素均影响到对欧盟基金的利用。此外,根据欧盟规定,要想使用数量庞大的欧盟结构基金,就必须满足赤字控制在3%以下,债务控制在60%以下这两个条件,但这对克罗地亚来说暂时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加入欧盟后克罗地亚将接受欧盟的过度赤字程序的审查,它必须向欧盟表明在什么时间段将赤字控制到3%以下,否则很难获得欧盟结构基金的全面资助。而且,它也将面临同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相同的命运,因为在打击腐败和法治建设上没有达到欧盟标准,仍将继续接受欧盟的审查和监督,成为欧盟内无法享受欧盟所有权益的成员国。综上分析,从短期看,入盟后克仍面临经济发展困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