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兑美元汇率跌至24年新低日央行“口头干预”能阻颓势吗?

今年以来,美联储越来越激进地紧缩货币政策,而日本央行坚持“唱反调”,坚守货币宽松立场。

近日,美债收益率飙升,促使投资者抛售日元,转而买入收益率更高的美元,导致日元累计下跌约14%,创下24年新低,是G10国家中表现最差的货币。

分析师认为,鸽派的日本央行与的其他央行之间的分歧,还将继续助推日元的疲软。虽然日本当局已进行“口头干预”,但效果有限。

在持续疲软一段时间后,美元对日元周一一度升至1998年以来的高位135.19,最终收涨0.01%,报134.41。今日亚太时段,由于预期本周美联储将一次性加息75个基点,美元对日元继续维持在134~135一线。

东京金融控股公司Resona Holdings首席策略师Shinsuke Kajita表示,“市场似乎正在消化美联储将进一步更激进的加息预期,一些人认为美联储6月将加息75个基点,因为美联储可能更担心通胀,而通胀率的较长期预期仍处于高位。”Kajita指出,“上周五的美国CPI数据逐渐被亚洲市场参与者接收并消化,随着(亚洲时间)本周四美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政策声明及经济预期,美元兑日元可能会瞄准2002年135.15的高点。”

而在日美央行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下,不少投资者对做空日元的兴趣不减。拥有30年外汇市场经验的资深人士兼交易主管克劳德(Brian Gould)表示:“卖出日元的订单24小时接踵而至。过去几天我们看到成交量大幅增加,人们仍希望在20年高位做多美元对日元。”

日本财务省前大臣榊原英资表示,美联储的立场与日本央行宽松政策之间的显著分化仍将是推动日元走弱的最大驱动力。随着美日货币政策分化不断加深,日元有可能会跌到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市场的预期是,日元汇率到今年年底会在140和150之间, 所以日元很有可能跌到这个水平……如果日元跌破150,那么我认为日本央行会有些担心。”榊原英资因在1997-1999年任职日本财务省期间在货币市场呼风唤雨被称为“日元先生”。

野村外汇策略师后藤佑二郎(Yujiro Goto)也表示:“考虑到最近的价格走势和支撑它的基本面因素,我们现在看到美元/日元保持在130日元以上的风险比我们之前预计的要长。”目前,最悲观的预测是日元可能跌至140~150之间,德国商业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601166)等银行就持上述看法。分析师认为,这在短期内会提振日本大部分企业的利润,但同时将加剧日本进口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成本上涨的冲击。

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今年日元将触底反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认为,美国股市下跌将压低美债收益率,并消除对美元的支撑。而信金资产管理公司(Shinkin Asset Management Co.)则认为,日元可能会回到1美元兑125日元左右的水平。

高盛全球外汇、利率和新兴市场战略联席主管潘德(Zach Pandl)则认为接下来有两种可能性会推动日元走强。其一是美国经济衰退,日元快速走强;其二是日本央行干预或转变货币政策方向将助推日元上行,这是由于在商品价格高企、货币疲软和经济重新开放之下,其国内通胀终于被重新“点燃”。他认为,日本央行改变政策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包括干预外汇或提高对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容忍度等形式……由于日本国内通胀异常低迷,日元出现趋势性贬值的概率相对较低。而关于接下来日元汇率短期内的走势,潘德表示,将取决于本周美联储和日本央行的会议内容。

而对于日元持续贬值的影响,被称为“金砖之父”的高盛前首席经济学家、英国前财政部商务大臣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表示,若日元对美元汇率跌至150,可能引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那样的动荡,周边国家将会视其为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并且不希望这种货币贬值威胁到他们的经济。出于保护本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稳定的考量,周边国家可能会使本国货币相继出现竞争性贬值。

果不其然,韩国政府周一也发出“口头干预”,称正在密切监控韩元的“过度波动”,将努力防止外汇市场的羊群效应。据称,韩国央行、韩国金融服务委员将于本周美联储FOMC决议后召开市场会议,届时如有必要,将采取措施稳定市场。

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泰国率先于1997年7月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导致当天泰铢对美元贬值了17%。随后,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受到冲击大幅贬值。

由于日本经济对出口依赖极高,因此日本央行历来专注于遏制日元大幅上涨,并对日元贬值采取不干涉态度。榊原英资认为,日本央行不太可能更大规模地干预汇市,因为日元走软仍有“合理的解释”,即“货币政策的差异”。

不过,虽然尚未实质性干预,但日本财务省、日本央行和金融厅已于6月10日“口头干预”,发布联合声明称,对日元对美元近期快速下跌表示“关切”。声明还表示,必要时日本当局将对外汇采取适当的行动,会与其他国家密切沟通;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将紧密配合,密切关注外汇走势以及对经济和价格的影响;外汇稳定波动反映基本面非常重要,不希望日元汇率出现快速波动。

上周五,日本财务大臣铃木俊一在提及日元汇率贬值情况时,仍然刻意避免就政府干预外汇市场的可能性发表评论,不过他还是口头警告了日元走弱,表达了日本官员对日元疲弱的担忧,后者试图为日元汇率定一个下限,而非持续下跌的无底洞。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周一表示,日本政府对最近日元的大幅下跌感到担忧,并准备必要时在汇市上做出适当的反应。凯投宏观的日本经济学家拉莫斯(Tom Learmouth)在报告中指出,决策者越来越强硬的语气表明他们可能很快就会从口头干预升级。

通常而言,日本政府干预日元通常分为“口头干预”与公开市场干预两阶段。干预由日本央行和财务省决定。其中,财务省将决定是否干预市场,而日本央行将执行具体操作。在干预日元汇率时,通常会出现一系列相关官员精心编排的“口头警告”。如果他们说政府不排除任何选择,或者准备采取果断行动,通常意味着放出让市场高度警惕干预可能迫在眉睫的信号。 若“口头干预”无效,公开市场干预方才会被政策制定者考虑。

通常来讲,为防止外汇干预行为影响货币政策,财务省一般采取冲销式的外汇干预,即利用日本的外汇储备在市场上出售美元买入日元,再卖出或买进等额的政府债,从而回笼资金或释放流动性。但日本央行长期不干涉日元贬值,上一次购买日元干预发生在1998年,当时亚洲金融危机引发了对日元抛售和资本迅速外流。

荷兰合作银行驻伦敦策略师佛瑞(Jane Foley)表示:“口头干预的成本很低,实际干预不仅会违背日本与其他七国集团国家达成的允许市场设定汇率的协议,而且与日本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产生的影响背道而驰。只要日本央行维持超低利率和收益率曲线控制,那么除非美国收益率下行,否则日元很难走强。”

拉莫斯表示,由于全球外汇市场过于庞大,货币干预的代价高昂,并且很容易失败。此外,如果要执行货币干预,日本还需要获得G7成员的同意,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是它被认为是“最后手段”的一个关键原因,只有当口头干预未能阻止日元“自由落体”时,政府才会批准这一举措。“我们认为,除了以潜在的高成本带来短暂的喘息之外,外汇干预不会产生任何效果。”拉莫斯称。

美联储激进加息已在路上?美元指数续刷近20年来新高!观望情绪浓厚难挡中概股强势反弹,快充技术重大突破!

特斯拉真裁员了,新加坡地区经理被解雇!两个月市值蒸发超5000亿美元,马斯克鼓励员工“共克时艰”

天齐锂业寻求本周通过港交所聆讯:至多募集15亿美元,或成今年港股最大IPO

美股重挫!道指狂泻近900点,标普500进入熊市!苹果一夜854亿美元市值蒸发,特斯拉跌超7%,啥情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